寓言一则[及其后续版本]

上帝把两群羊放在草原上,一群在东,一群在西。上帝还给羊群找了两种天敌,一种是狮子,一种是狼。上帝对羊群说:“如果你们要 狼,就给一只,任它随意咬你们。如果你们要狮子,就给两头,你们可以在两头狮子中任选一头,还可以随时更换。”

这道题的问题 就是:如果你也在羊群中,你是选狼还是选狮子?

很容易做出选 择吧?好吧,记住你的选择,接着往下看。

东边那群羊想,狮子比狼凶 猛得多,还是要狼吧。于是,它们就要了一只狼。西边那群羊想,狮子虽然比狼凶猛得 多,但我们有选择权,还是要狮子吧。于是,它们就要了两头狮子。

那只狼进了东 边的羊群后,就开始吃羊。狼身体小,食量也小,一只羊够它吃几天了。这样羊群几天才被追杀一次。西边那群羊挑选了一头狮子,另一头则留在上帝那里。这头狮 子进入羊群后,也开始吃羊。狮子不但比狼凶猛,而且食量惊人,每天都要吃一只羊。这样羊群就天天都要被追杀,惊恐万状。羊群赶紧请上帝换一头狮子。不料,上帝保管的那头狮子一直没有吃东西,正饥饿难耐,它扑进羊群, 比前面那头狮子咬得更疯狂。羊群一天到晚只是逃命,连草都快吃不成了。

东边的羊群庆 幸自己选对了天敌,又嘲笑西边的羊群没有眼光。西边的羊群非常后悔,向上帝大倒苦水,要求更换天 敌,改要一只狼。上帝说:“天敌一旦确定,就不能更改,必须世代相 随,你们唯一的权利是在两头狮子中选择。”

西边的羊群只 好把两头狮子不断更换。可两头狮子同样凶残,换哪一头都比东边的羊群悲惨得多,它们索性不换了,让一头狮子 吃得膘肥体壮,另一头狮子则饿得精瘦。眼看那头瘦狮子快要饿死了,羊群才请上 帝换一头。

这头瘦狮子经过长时间的饥饿后,慢慢悟出了 一个道理:自己虽然凶猛异常,一百只羊都不是对手,可是自己的 命运是操纵在羊群手里的。羊群随时可以把自己送回上帝那里,让自己饱受饥饿的煎熬,甚至有可能 饿死。想通这个道理后,瘦狮子就对羊群特别客气,只吃死羊和 病羊,凡是健康的羊它都不吃了。羊群喜出望外, 有几只小羊 提议干脆固定要瘦狮子,不要那头肥狮子了。一只老公羊提醒说:“瘦狮子是怕 我们送它回上帝那里挨饿,才对我们这么好。万一肥狮子饿死了,我们没有了 选择的余地,瘦狮子很快就会恢复凶残的本性。”羊群觉得老羊 说得有理,为了不让另一头狮子饿死,它们赶紧把它换回来。

原先膘肥体壮 的那头狮子,已经饿得只剩下皮包骨头了,并且也懂得了 自己的命运是操纵在羊群手里的道理。为了能在草原上待久一点,它竟百般讨好起羊群来。为羊群寻找水源和草场,甚至为了 保护羊群不被前来骚扰东边的那头狼吃掉,去恐吓威胁殴打东边的狼。而那头被送交给上帝的狮子,则难过得流 下了眼泪。

西边的羊群在经历了重重磨难后,终于过上了 自由自在的生活。东边的那群羊的处境却越来越悲惨了,那只狼因为没有竞争对手,羊群又无法 更换它,它就胡作非为, 每天都要咬死几十只羊,这只狼早已 不吃羊肉了,它只喝羊心里的血。它还不准羊叫,哪只叫就立刻 咬死哪只。更可恨的是,那匹狼为了不让它肯定打不过的西边那头狮子来寻它的晦气,竟定时向西边的狮子提供从东边羊群里精挑细选出来的肥羊,讨好从来吃不到 活羊的狮子。东边的羊群只能在心中哀叹:“早知道这样,还不如要两头狮子。”

刚发现一个有才的兄弟编写了后续版本,原文:狮子,狼,羊群以及尿性的上帝的故事的最终版本哈哈,越来越有趣了。。

以下为原文转载:

--------这故事还没完,因为我还没有开始断章取义呢----------时间在推移,草原上的生物也在更新换代。
统治北方(哪个蛋疼的家伙在后来的版本中改成西方了?)的两只狮子向上帝请求告老还乡。上帝和北方的羊群说,既然现在这两只狮子告老还乡了,那么你们又面临选择了:是让我给你们一只狼呢,还是两只狮子呢?
尝到了甜头的羊群集体欢呼:“要两只狮子!两只狮子!”
于是上帝给了它们两只年轻的狮子去接过去的那两只狮子的班,仍然是轮班制。
第一只狮子来到羊群中,刚想吃两只羊庆祝一下自己得到了这么一群肥美的羊,羊群中就有老羊出来劝阻他:“你要是敢吃我们的话,我们就把另外一只狮子叫来,让你回到上帝那里挨饿。告诉你,你的前任只喝我们心里的血的,你要是不能比你的前任做的更好,我们就让另外一只狮子来了。”
新来的狮子听了大怒,心说我倒要看看你们能奈我何,当时就咬死了两只羊。
羊群当然不干,马上找上帝换了另外一只狮子来。
另一只狮子想吃羊的时候,得到的也是同样的警告。

入夜,这两只狮子趁着羊群不注意,聚到一起开始合计了:
“为什么我们比它们强大那么多,却连吃它们都不行?”
“你不是经历过了么,你要是想吃它们,它们就把我叫来,让你挨饿。”
“那你就不能强硬点么,和它们说,‘我就是要吃你们,你们看着办吧’。”
“嗨,那样它们不就把你换来了么。”
“笨蛋,我也会和它们说‘我就是要吃你们,你们看着办吧’,和你说的一样。”
“那样可不能讨好羊群,要知道它们会向上帝……”
“所以我还是说你笨!我们只给羊群这样的选择:是被我吃呢,还是被你吃?是先被咬死再吃呢,还是活生生地被大快朵颐?是吃新鲜的呢,还是摆在高处风干了再吃?”
“它们说,我们的前任只喝它们心里的血。”
“懦弱!羊血有羊肉好吃么?别忘了我们是狮子!我们能让一群绵羊摆布?”
“这么说你和我是站在一起的咯?”
“必然!只有我们狮子团结起来,我们才能吃上羊肉!”

于是第二天,羊群们悲剧地发现,不管它们换哪一只狮子来,都想要吃自己,口径竟然出奇地一致。于是它们不高兴了。
狮子说:“你们要是不高兴就去南边,去那只狼那里!那里已经是黑暗无比的世界了,羊群连草都快吃不上了,繁殖都快有问题了,自己考虑吧!别忘了,在我和我兄弟之间,你们好歹还有的选择!有选择就意味着自由!”
羊群想了想南方那群羊的处境比自己更悲惨,于是也就忍了。
有几只羊表示不满,当场被狮子咬死。剩下的羊赶紧把另一只狮子换来,结果发现没用,不过想起自己比起南方的羊群还有的选择,大部分羊群都接受了狮子的条件。

时间又推移。
两只狮子习惯了这样的生活,并且给羊群制定了规矩:每隔四天两只狮子展开一次竞争,就对羊群的吃法、吃多少、先吃哪部分羊提出各自的意见,由羊群展开竞选,用咩咩声的高低决定胜负。狮子们向羊群夸耀说,这样是最好的制度,既能避免狮子被饿的太厉害,又能避免狮子更换的太频繁导致羊群不习惯,而且最重要的是,羊群有选择,比南方的那群悲惨的羊不知道好多少倍。
直到有一天,一只从南方溜达过来的羊向北方的羊群透露了如下的信息:由于那只狼太胡作非为,几只犄角锋利的羊已经合力把它赶跑了,现在在南方的草原上已经没有狼了,羊群过着毫无压力的生活。

这一消息在北方的羊群中,其作用不亚于一枚重磅炸弹。
几只年轻气盛的羊按捺不住了,纷纷表示:“我们也有自己的犄角和蹄子,只要我们努力也能把狮子赶走的!”
狮子一听羊群有这个表示,立刻做出了回应:“这只传递消息的羊是南方那只狼派来的奸细!它的目的就是要让你们把我们赶走,然后它好接管你们!我们一定要识破这个阴谋,捍卫我们自由选择肉食动物的权力!”
羊群听了,有的就立刻咬牙切齿,大骂南方那只狼无耻,也有的羊铁了心就是要把狮子赶跑。
过了几天,另一只狮子接管羊群的时候,也听到了这个消息,发表演说道:“我留在上帝那里的时候,上帝和他周围的天使教导我说,想把狼赶跑的羊是为了想当头羊,将来霸占最肥美的草场,我们一定要防止这种不公平的现象发生。”
羊群听了,还是有接受的,有不接受的。
狮子们看到不接受自己演说的羊的数量足以把自己赶跑,无奈地把上帝请出来了。

于是上帝的烈怒就降临到羊群头上:
“南方的羊群啊,你们胆大妄为,竟敢赶走了我指派给你们的管理者。你们今天能把这只狼赶走,明天就要否定我的存在!北方的羊群啊,你们听了南方羊群的蛊惑,就怀疑起我给你们指派的管理者来,这就是对我的怀疑啊!战斗的天使们啊,这些羊群犯了重罪,斩杀它们吧!”
这下子,南北两边的羊群都不满了:“你算哪门子的上帝?凭什么就非得让肉食动物来管理我们?我们自己管理不了自己吗?”
也有一些激愤的羊喊道:“狮子和狼背地里都拿着我们牺牲的同胞给上帝做燔祭!”
等羊群和天使交战起来才发现,即便是上帝身边的天使,长着翅膀拿着利剑,也不像传说中的那么可怕。
(夹带下私货)这时,Spode出现了,大吼一声:“你们闭嘴吧!”
从此,草原上不再有狼,不再有狮子,不再有尿性哄哄的上帝和他的天使,只有羊群和Spode的爱。

---------我就断章取义了你想咋办吧------------

至于原文究竟最早是谁写的,最近用股沟的高级搜索大概搜出个眉目了。

这是《意林》上的文章,署名杨汉光,不过底下还标明了 (文/周西海摘自《岁月》2005年第2期)
那么,应该可以看出是周西海写的,时间是2005年2月。用股沟找更早的记录,在2004年没有发现相关内容,应该可以确定它源于2005年的《岁月》了。听名字大概是和《读者》《知音》差不多的杂志?

至于周西海是何许人也,百度的结果是——

周西海(1934一)河南省荥阳县人。初中毕业后即从事业余文艺创作。1956、1957年先后出版中、小剧本集《深夜烟火》与《湖上喜事》。1964年与人合作创作剧本《龙凤双飞》、《定线》等。 1980年任荥阳县文化馆文艺创作专干。系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。

居然一不是维权人士二不是律师三不是公公知识分子,我顿时失望了。

分享到:

评论完整模式加载中...如果长时间无法加载,请针对 disq.us | disquscdn.com | disqus.com 启用代理